寒蟬淒切。對長亭晚,驟雨初歇。
都門帳飲無緒,方留戀處,蘭舟催發。
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
念去去、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。

多情自古傷離別。
更那堪、幾落清秋節。
今宵酒醒何處,楊柳岸、曉風殘月。
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,
便縱有、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。




【譯文】
秋後的知了叫得是那樣地淒涼悲切,
面對著和亭,正是傍晚時候,一陣急雨剛煞住。
在汴京城門外餞行的帳蓬裏喝著悶酒,沒有好的心情,
正在依依不捨的時候,船上人已催著要出發了。
握著手互相瞧著,滿眼淚花,直到最後也無言相對,
千言萬語都噎在喉間說不出來。
想到這回去南方,這一程又一程,
千里迢迢,一片煙波,那夜霧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無邊。
自古以來多情的人最傷心的是離別,
更何況又逢這冷落淒涼的秋天,這離愁哪能經受得了!
誰知我今夜酒醒時身在何處?
怕是只有楊柳岸邊,淒厲的晨風和黎明的殘月了。
這一去長年相別,
(相愛的人不在一起,)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氣、好風景,也如同虛設。
就縱然有滿腹的情意,又再同誰去訴說呢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安妮小姐 的頭像
安妮小姐

Simple Life。跟著安妮走。 

安妮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